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武侯祠到宽窄巷子 >> 正文

【荷塘】花好镜圆(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漂亮的荷花姑娘警校毕业,被上级分派到本城的平安大街做包街民警,连年来她十几次当场抓获扒手,多少回空手制服歹徒。其中,不久前的那场血搏她更是不顾生命危险,一个人成功地将全国通缉的杀人要犯擒拿,后被上级授予二等功,提升为警官。

在她负责的平安大街最北端,这一日,有家铺面门额上挂出了“荷花早餐”的牌匾,紧接着一阵鞭炮脆响,标志着这家早餐店就要开业了。

要知道此城到目前虽无全面禁放烟花爆竹,可这意外的声音仍是引来了那位年轻漂亮的警官杨荷花。

因为依据有关治安条例,她对餐馆各项设施的完备和是否符合安全标准负有责任,她走过来了。

此刻她轻步来在了荷花早餐饭馆门面,正细细地查看着室内的环境、卫生、消防器材,就在这时,荷花早餐的法人代表留学归国的博士生张军从里面走出来了。

这张军三十来岁,他面容瘦削,高个子,穿着洁净的印有荷花餐馆标识的工作服,当他来到姑娘面前站定,姑娘这时候正巧转过来身。

在这四目相视的刹那,杨荷花突然间像遭到了雷击电打似的呆愣愣地站在了那儿。

一时,似乎天和地已不复存在,她的脑海变成一片空白,紧接着两颗豆大的泪珠顺着那皙白的脸颊淌下来。

于此同时,博士生张军的眼泪也在眼中晃动着,可是他咽下去了,马上恢复了平静,他大声说:“欢迎杨警官。杨警官于百忙中抽身前来,使本店蓬荜生辉,大家鼓掌欢迎!”

她醒过来了,在这大庭广众之上她含羞擦去泪水,恨一声说:“好你个张军,等着!”忙转身走了出去。

这时候,在屋子里大家的兴致陡然提升,便听一位和张军年岁相当的女子笑着高声道:“张军,看刚才那位女警官对你很有意思嘛,是不是昔日恋人,你老实告诉姐!”说话的女子吃得滚圆,她那胖衣裳仍难遮盖那胀大肚子。

今天,前来荷花早餐饭馆捧场的人并不多,也不过来了他大学期间的几个学友,女子便是其中的一位。此刻她激动得有些脸红,紧追不舍道:“快讲,你别想隐瞒!”

张军凄然一笑,正待开口,不想他的学友马晓天抢言道:“我的王霞好姐姐啊,咱全城的任何人你都能随意编排,只是这位杨警官不能!”

王霞不服道:“怎么,她敢来割下我舌头?”

马晓天说:“她虽不敢,有人敢。我现在正告大家,杨警官是咱市刘市长的准儿媳,对象在纪检委上班,叫刘长明。然而,我今天要特别提醒大家的是,那刘长明是个恶棍,他依仗权势恣意妄为,可是什么坏事都做得出。霞姐你今天若把军哥和她捆绑了,是害他!”

另一位男生长得活像小品笑星巩汉林模样的黄世仁,这时刻站起来破口大骂:“真他娘好白菜都给猪啃了,似杨警官这样的漂亮姑娘,咱平民百姓咋一个也搞不到手,恨人!”

王霞也笑了,她尖声叫道:“酸葡萄!酸葡萄!”又说:“黄世仁你别吃着碗里贪锅里,可知道姐心里向来不存三句话,小心来日见到我那妹告诉她,我让她跟你吹!”

黄世仁听罢哈哈大笑道:“才不怕哪,就她那猪不肯南瓜样,我看她除非嫁给我,换别人,三天一过,马上把她打回老家去,标准的‘三心’!”

有人问:“什么‘三心’?”

黄世仁答:“出远门放心,在家里烦心,看见她恶心,就是这‘三心’。”

“呸!知足吧你!”王霞说。

王霞这时回过头,忽然看到张军脸色惨白,她心中一震,忙岔开话题道:“张军,看看时间,包子有没有熟?”

张军说:“还差一分钟。”

王霞喊道:“兄弟们,干起来!”

一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身穿印有“荷花早餐”工作服的大学生们端笼的端笼,抬胡辣汤的抬胡辣汤,马上便在店面中把一切摆放好。

就听门外王霞拿着话筒喊道:“过往的老爷爷、老奶奶,阿姨叔叔们,小朋友们,今天我们荷花早餐开门营业,这第一笼热包子免费,敬请各位前来品尝!老爷爷、老奶奶,请二位老人过来先尝尝,给我们开个好彩头!”

她接着喊:“给爷爷奶奶上包子,盛胡辣汤啦——”

这王霞当初在大学里就是有名的女生播音员,她声如银铃,吐字清晰。

王霞继续喊道:“阿姨叔叔慢走,带几个包子回去吧。”

“小朋友,过来拿我们一个包子吃吃,看看比你手里拿的那包子强不强,我们不收钱。”

小朋友便走过来了。

张军微笑着递一个包子给他,小朋友就站在那里吃,刚开始吃得很慢,吃着吃着便如狼吞,吃完后对着张军问道:“叔叔,这包子多少钱一个?”

张军说:“你尽管吃,我们不收钱的。”又给他递上一个。

“叔叔,我给您五块钱,给我包五个好吗?我要把它拿到学校送给同学,这包子太好吃了!”

张军便包好五个包子递给他,说:“谢谢你能给我们做宣传,拿好,快上学去吧。”

小朋友接了包子从衣兜儿里掏出五块钱放在桌子上,扭头就走。

张军看见,忙把那钱拿起来撵他多远,拉住他说:“小朋友,在学校老师常常教导要说到做到,今天叔叔说过不收钱,岂能随便更改?快拿着,不然叔叔生气啦!”说着硬把钱给他塞入衣兜儿。

小朋友连连说着谢谢叔叔,这才走了。

就在此刻,有一老人从远处走来,这老人六十多岁,他衣着干净、精神饱满,张军忙迎上前说:“欢迎老伯,老伯,您看里边还有空位,请入座!”

老伯便走过去坐下,坐下后他一笑说:“年轻人,快给我拿两个包子盛一碗胡辣汤!”

张军听了,亲自过去给老人汤拿包子,端过来后他恭敬地放在他面前,说:“如果包子不对味,还请老伯给晚辈指点!”

老伯也不搭理他,拿了包子就吃,又喝了一碗胡辣汤。

吃完后他站起来说:“行,年轻人手艺不错,多少钱?”

张军说:“老伯,我们今天开门营业,不收钱的。”

他便说:“那好,不收钱也行,我给你们做一天义工吧。”说完后他也不等张军还话就开始收拾起第一批吃早餐的顾客用过的碗,又拿来桌布抹起桌子来,很内行的模样。

说实话,这荷花早餐蒸出来的包子还真是好吃,让人吃了还想吃。再者说,这么好的包子吃了也白吃,不吃白不吃,又有几人不想来吃呢。

有道是金杯银杯不如人的口碑,结果到了第二笼包子端出来,就排起长队了。

只是,今天张军总共安排了两笼,也就是二百个包子,眼看着那半锅胡辣汤一小会儿就被喝光了,再望望后边的队尾继续在上人,负责分送包子的马晓天喊一声问:“哥,咋弄?”

张军苦笑道:“就是接着包,我也没菜呀,你看咋办呢?”

黄世仁接口说:“霞姐脸皮厚,干脆让她撵人去。”

王霞一听骂道:“去你老婆那蛋,我才不管!”

这时候老伯从屋里出来了,他对着排在后边的那些人说:“老少爷儿们,真是对不起,今天安排的东西少了,请大家明天再来,我们保证原滋原味半价卖,请大家都散了吧。”

大家一听也爽快,说:“行,我们明天一定来,不过你可得说话算话,这包子明天只能卖五毛钱一个。”

老伯连连说:“那是那是。”接着一扭脸小声嘟哝着:“你看,我这干得啥事呢?”

2

有了第一天的经验,这夜张军便把面菜加半,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老同学有工作都很忙,因此到了凌晨两点他便起来刷牙洗脸开始准备。

时近黎明,张军已把包子蒸熟一笼,并且第二锅包子他也座上了。

天渐渐亮起来,这时候,昨天做义工的那位老伯骑一辆电三轮又来了。

老伯直接走进荷花早餐屋内,张军抬头一望是他,惊喜地喊了一声:“老伯!”

老伯乐呵呵地说:“年轻人,老头儿又给你做义工来了。”

说实话,一日相处的了解,张军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位老伯,老伯干净做事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地张忙,张军太需要他了,可是他却感到不好意思,说:“老伯,岂敢长期劳您大驾?”

老伯爽朗地笑道:“我如今退休了,在家里歇着也是歇着,来到你这儿帮个忙,活又不重,全当我跑步晨练,还能混顿饭吃,哈哈哈!”

张军一听也笑了,说:“谢谢老伯!谢谢老伯!”心里却暗想:我记下天数,日后决不能亏了您老人家!

紧接着便有顾客上门,张军喊道:“老伯,您今天其它的别做,专门给我收钱发包子。”老伯二话不讲,马上走过去接钱开始忙起来。在紧靠着桌子那儿竖有一块木板,上写道:尊敬的顾客,因我店缺少人手,请大家自己取碗盛汤,今日优惠价:包子五毛,肉胡辣汤一碗两块。

先后进来的顾客并无怨言,他们得到包子后找到座位放好,都去拿碗自己来盛胡辣汤。

天终于大亮了,外面进来吃早餐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排队到跟前后,一下子就买十几个包子拿走了。

这么一来,荷花早餐饭馆内吃饭的还没有等饭的人多,这可把老伯乐坏了,他越干越有劲。

结果九点不到,张军准备的四百多个包子全部卖完。

九点以后,荷花早餐开始收摊,待到人都走完,老伯一边帮助张军洗碗一边说:“孩子,没想到我昨日一句狂言,你今天当真一个包子卖五毛,老伯让你赔钱啦,孩子你说今天赔多少?老伯给你拿。”

“哎呀,我的老伯啊!”张军激动道:“老伯您就是不说,我今天照样也卖五毛钱的,老伯,我已经计算过了,今早上这包子够本,胡辣汤微利,总的来说是赚了。老伯,您已经给我帮两天忙了,可我连老伯姓什么都不知道,晚辈尊问,您贵姓?”

老伯哈哈一笑道:“免贵,我姓杨。”

张军便称呼一声说:“杨老伯,我叫张军,是河南省s县人,家住山区。我们那儿还很贫穷。”

杨老伯道:“孩子你很有志气,我听说你在国外读书获得博士学位,还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是吗?”

张军说:“倒是有,不过,也没什么稀罕,咱大中华人才多着哪。”

杨老伯紧接道:“孩子,我看咱这生意会越做越好,怎么不让家人过来给你贴把手,比方说,你爱人呢?”

张军不好意思,脸也红了,说:“杨老伯我、我还没有对象哪。”

杨老伯长长地吸呼一口气,说:“孩子别担心,来日杨伯给你介绍一个,保你满意!”

张军忙说:“谢谢杨伯父,我现在还不想谈。”

杨老伯听后欣慰地笑了,他笑得很开心,等到店里没事做的时候,他就走了。

3.

红红的太阳从东方一路上升,又慢慢地落入西山,日复一日,转眼半月已过,张军办的荷花早餐店已是名声大振,这期间他的包子卖到一个一块钱,胡辣汤三块钱一碗,却仍是供不应求。

那位杨老伯仍然天天来给他帮忙,这一日眼看午时将到,店里完事后杨老伯欲走,张军上前拦住他说:“杨老伯,今天中午我请客,走,咱爷儿俩到大饭店吃一顿,好好说说话。”

杨老伯道:“干什么呢?有钱没地方花了你!”

张军笑着说:“老伯您要不去,那我就跟着到您家,吃您的。”

不想老伯严肃了,说:“孩子,你要知道我这是一时高兴才来给你帮个忙,说不定那天我就不来了。”

张军没办法,只得打消此念头,他想了想,说:“杨老伯,你看咱这个店面如此得天独厚,午时却闲着,我想请来一位大厨中午卖炒菜,老伯您见多识广,觉着行不?”

老伯的劲头一下子又上来,叫道:“行。”他又鼓劲道:“好孩子,咱干!”

年轻人说干就干,第三天早晨张军就把一块木牌挂出去了,上写:贵宾们,朋友们,荷花早餐自明日起加卖午餐,望大家前来捧场!

且说业尚未开,还真有人捧场来了,这天傍晚张军正准备休息,外面有人敲响了屋门。

张军出来开门一看,原来是警官杨荷花。

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张军看到荷花身后站着两个醉鬼。

这两个醉鬼也不知喝下多少酒,其中的一个站在那儿直摇晃,另一个一见张军出来,舌头硬着喊:“张、张师傅,求你给我们讲、讲个情,杨警官拉我们游街,这丢、丢人俺不怕,就是怕她把我们弄到派出所罚、罚款!”说着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了。

旁边的那一个看见,嘟哝着说:“你跪,俺,俺学。”也跪下去了。

如此的突如其来,弄得张军进退不得,慌乱中他似乎也醉了一般,说:“你、你们快起来,我、我可没那么大面子!”

不料那跪在左边的醉汉说:“张、张师傅你是个好人,不不能撒谎,俺、俺听说你和杨警官,在高中就干过那、那个……”

张军一听慌坏了,吆喝:“去!别胡说!”

杨警官站在一旁不吭声,也不笑,只是静静地望着张军。

张军道:“你们都干了什么坏事,讲出来听听,我再说。”

跪在右边的那个醉汉哭起来,说:“天地良心哪,今天我们是多喝了酒,可是到了最后,我要一大碗刀削面,他却给我端来一小碗,算账时却按大碗算,因此我们才掀翻了桌子,打……”

张军问道:“杨警官,是这样吗?”

荷花说:“别听他胡扯,这两个醉鬼我不是头一回抓住他们。”

听荷花如此讲,跪在左边的醉汉哭道:“杨警官哪,你多次教育,我们已经改过,这一回,真是冤枉啊!”

这时候外面已经围上许多人,都是看着笑,此让张军站在那儿左右为难。他望望两个地上跪着的醉汉,再看看眼前的荷花,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小声求道:“荷花,我这儿又不是庙院,你给我弄来两个活宝跪在这儿,是唱戏,还是演小品哪?快把他们给我弄走吧。”

荷花听后笑了说:“我是让你见过这两个家伙,以后小心着他们。”说完她转身看着两个醉汉,厉声道:“以后,还敢不敢酗酒闹事?”

两人乱磕头,说:“改了,改了,以后再也不敢酗酒了。”荷花便道:“走吧,路上慢点!”

两个人爬起来那个快,一溜烟没了。

随后,杨荷花跟着张军走进屋内。

外面,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

屋里,杨荷花深深地望着不知所措的心上人,问:“你生意如何?”

张军如实回答:“还行,一天能挣四百多。”

荷花关心道:“能忙得过来吗?”

张军说:“有位老伯也姓杨,他天天过来给我帮忙。”

荷花又问:“两个人能忙得过来吗?”

张军说:“还行。”

荷花便拿出一张印制的名片,说:“生意你安心做,如果有人来找麻烦,给我打电话。”说完她把名片递给张军,就向外走。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张军立在那儿望着雨幕中荷花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感到自己心中犹如恶狼掏空般失落,唱道:

一颗纯真心,

生死常相依。

岂料风雨骤,

泪眼惜别离。

……

长沙医院治疗癫痫
南京治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能治疗的好吗

友情链接:

覆车之戒网 | 嘉兴攻略 | 深圳别墅网 | 玫琳凯形象代言人 | 磁盘无法访问 | 樱井莉亚迅雷 | 英雄连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