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特种兵迷彩服套装 >> 正文

【菊韵】姚留根的“前妻”和“后妻”(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风景秀丽的云台山下缠着一条朝阳河,朝阳河南岸有个千家村,千家村中心端坐着一尊饱经千年沧桑的古槐树,古槐树下经常玩耍着一群与共和国同龄的五六岁左右的“小泥人”。这群“小泥人”中,个子最高的男孩名叫姚留根,相貌最漂亮的女孩名叫钱福香,性格最泼辣的女孩名叫侯田鲜。

姚留根家三代单传,因此它是家里的宝贝蛋。他高高的个子,留着一头乌黑的短发,胖胖的脸蛋像红苹果似的,慈眉善眼,高高的鼻子,菩萨般的耳朵,大大的嘴巴,厚厚的嘴唇,给人淳朴憨厚的乖印象。他笑的时候露出满嘴小白牙,非常逗人喜爱。他为人随和,和伙伴们关系都很融洽,谁叫他干什么,他都不惜力气,非常喜欢给人帮忙,他就像一头小黄牛。

钱福香是家中五兄妹的小末犊,生性温顺,说话柔和,容貌甜美,身材俊秀,美得象古典小仕女,浑身洋溢着童女的纯情和迷人的风采。她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那双湖水般清澈的眼睛,以及长长的、一闪一闪的睫毛。她笑起来的样子最为动人,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长长的眼睛在笑,腮上两个酒窝也在笑,嘴角总是挂着温暖人心的浅笑。她好像一只小花猫,让男孩子们都会喜欢她。

侯田鲜是家中姐妹三个的大闺女,情感外露,热情奔放,爱说爱笑,总是表现得快乐无边。她的脸就像含苞待放的花一样会随时怒放,走路总是蹦蹦跳跳。她的手势特别多,肢体语言特别丰富。她个性强势,有领导欲望,敢作敢为,胆大泼辣,她就像一只小老虎,是这群小孩中的刁蛮公主,霸道女王。

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于物质匮乏,孩子们都特别心灵手巧,用各种简单易行的游戏来娱乐精神和充实生活。不到上学年龄的小孩子们的远动游戏有跳绳、撞拐、跳皮筋、跳房子、踢毽子、丢手绢、找朋友、抬轿子、捉迷藏、捉小偷、骑马打仗、瞎子逮瘸子、老鹰捉小鸡等等七八十种,“过家家”也是学龄前儿童每天必不可少的游戏。

每一个走过童年的人,都必定有属于自己色彩斑斓的童年趣事,但凡日后说起来或是想起来,都必定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眨眼间,那个玩耍“过家家”的童年,早已烟消云散了,所有存在时间匣子里的记忆也开始泛黄了。但是,偶尔翻开脑海里记忆宝典的一页,还是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个曾经玩耍“过家家”的童年,装满了甜蜜的故事。

“过家家”是那个时候学龄前儿童的游戏。一群孩子们分别扮演不同的家庭成员,模仿大人的言行,将一天的生活起居演练一番。古槐树下的中心广场就是千家村的小孩儿们玩“过家家”的绝佳场所。他们用破砖块垒起一堵墙,留一个豁口算作门。里边用废土坯摆成一个像家里的炕一样的土台,在上面铺些麦草,放几块略经修整的黄土块当作忱头,再收集一些破瓦、瓷盆和玻璃瓶之类的东西,充当锅、碗、瓢、盆。经过这样一番收拾,一个“家”就算建立起来了。小孩儿们各自拿来家里的布娃娃、小碗儿、小铲子、小衣服、曾用过的奶瓶、奶嘴等等,就都成了过日子的家当。

孩子们唱起千年流传下来的童谣,就建立了一个“过家家”的童话世界:“你来做‘美美’(母亲)呀我来做‘大大’(父亲),快到大槐树下,来玩过家家。你情我愿到一起,欢欢喜喜成一家。淘米下锅,炒菜放盐,做好饭菜,吃饭喝茶。娃娃肚子饿了,我们来喂他。女孩当美美呀男孩当大大,就在大槐树下,我们过家家。不吵不闹不打架,和和美美过一家。你管挑水,我管洗涮,我干家务,你挣钱花。抱着小娃娃呀,送我回娘家。”小女孩的角色当然是“母亲”,将奶嘴放到娃娃嘴边喂奶,俨然一个耐心有加的贤妻良母。当“父亲”的当然也不能闲着,用小铲子铲点泥巴在小碗儿里活面,竟也能做出小窝头和小馒头来。更有手巧的“父亲”精工细做,做出了包子,饺子和面条。“母亲”笑逐颜开,给“父亲”送点“秋天的菠菜”,最大的奖励当然是在男孩脏兮兮的脸颊上送上一个甜蜜的亲吻。

在玩“过家家”的游戏中,侯田鲜总是扮演一家之主的角色,“过家家”始终要在她的领导下进行。起初,孩子们只是玩一些家庭的日常活动,后来侯田鲜从村里娶媳妇的热闹中得到了启发,就领着小孩们增添了婚嫁迎娶的新内容。大家都觉得新鲜有趣,也都乐意听从她的指挥。

姚留根老实听话,被侯田鲜指定当“新郎”。钱福香听从摆布,被侯田鲜指定当“新娘”。侯田鲜安排众多男孩子用手架成“花轿”,抬着新郎新娘游行娶亲,还安排众多女孩子置办酒席、迎人待客。侯田鲜按着新郎和新娘的头拜了天地,并且拿出一根红布条,一头给新郎,一头给新娘,让新郎把头上蒙着一块红纱巾的新娘拉进“洞房”,接着要新郎新娘躺到“炕上”亲嘴。新娘和新郎都愿意,两个人就长时间地亲在了一起。

后来,侯田鲜也想体验一下,被众多男孩子用手架成“花轿”抬着,高高在上的风光,也和姚留根这个老实蛋拜过天地,入过“洞房”。

从此以后,因为钱福香拜天地在前,侯田鲜“入洞房”在后,一群小伙伴们就把钱福香戏称为姚留根的“前妻”,把侯田鲜戏呼为姚留根的“后妻”。小伙伴们的玩笑话说得多了,不知不觉地就把姚留根和“前妻”、“后妻”三个人的心说到了一起。三个人青梅竹马,三小无猜,感情也越来越近了。三个人上小学同班,上初中也是同班。这种笑话,说得太多了,没了新鲜感,反倒以后没人再说了。三个人外表上如同亲兄妹,实质里关系微妙得很。侯田鲜占有欲强,把姚留根当成了“真对象”,把钱福香当成了小妹妹;钱福香对姚留根情有独钟,发誓非姚留根不嫁,把侯田鲜当成了大姐姐;姚留根则心眼实诚,憨厚无邪,把侯田鲜当成了大姐姐,把钱福香当成了小妹妹,全心全意地为她俩服务。

三个人初中毕业后,侯田鲜考上了焦作卫校,钱福香和姚留根回家务农,姚留根当上了大队拖拉机手,钱福香当上了小学民办教师。

三个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后,已经当上公社卫生院妇科医生的侯田鲜给姚留根写了一封“催婚信”:“我的傻留根呀,你个小冤家,永难忘咱们小时候,在大槐树下过家家。我坐‘人轿’,你骑‘竹马’,把我娶到恁的家。咱俩并肩入洞房,小伙伴在一旁吹唢呐。泥捏的锅盆我为你做过饭,我怀里抱着你的‘儿子’布娃娃。如今我们都长大啦,心虽相连,人隔天涯,深情地问一声远方的你啊,是否还留恋当年咱俩那个小小的家?”

当时的信件都是公社邮电所的邮递员统一送到大队的收发室里,再由大队部的通讯员送达本人。钱福香为小学校来取报纸,恰巧就看到了侯田鲜给姚留根写的这封“催婚信”。钱福香近水楼台先得月,经常缠着姚留根谈情说爱,早就以姚留根的“内当家”自居,她急忙拿走这封信暗地里拆开一看,不由得心里恐慌,就加紧了对姚留根的逼婚进程。钱福香连夜写信,给姚留根下了“最后通牒”:“姚留根,孩他爸,我六岁就和你拜过天地入洞房,躺在炕上你把我亲得怀孕啦,你当爹,我当妈,我怀里抱着你的胖娃娃。你说长大以后真娶我,我说一定把你嫁。伙伴们谁都知道我是你的妻,这名分我六岁时就给占住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日子不能再拖拉,三天之内不兑现,我就吊死在恁家!”

姚留根一接到钱福香的“最后通牒”,就赶紧和钱福香谈婚论嫁,议定日子,准备和钱福香去办结婚证。

这消息传到了侯田鲜的耳朵里,侯田鲜气得七窍生烟,火冒三丈,立即赶回千家村拦阻姚留根。姚留根经过多方面考虑,也有和侯田鲜成一家的念头;但他面对特别强势的钱福香家族,也感到进退两难,束手无策。

这个千家村,表面上民风淳朴,道德为先,那是对一般小事而言;若是在大事面前,实际上是靠势力来说话的。侯田鲜家中只有两个文文静静的妹妹;而钱福香家中有四个如狼似虎的哥哥,村里人“扶竹竿不扶井绳”,舆论优势只会偏到钱福香的这一边,就连当年的小伙伴们也笑称:“凡事要分前后,‘前妻’要比‘后妻’优先嘛。”侯田鲜使尽了浑身解数,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气得她和钱福香撕破了脸皮,忍不住在大街上吵闹了一场。从此以后,亲密的“三人帮”立即解体,钱福香和姚留根的“二人世界”正式建立。在一夫一妻制婚姻的独木桥上,侯田鲜和钱福香这两个发小闺蜜,公开决裂,反目成仇。

时间到了1978年秋天,计划生育要求非常严格。钱福香和姚留根生了一个女儿,钱福香是民办教师,姚留根是村党支部委员,上级指令钱福香带头结扎,若不照办,两个人立即免职。侯田鲜的丈夫是县卫生局的办公室主任,侯田鲜是县妇幼保健所的手术医生,分工专抓千家村所在的计生工作落后乡的育龄妇女结扎工作。

姚留根家三代单传,现在只生了一个女儿,姚留根的妈妈传宗接代的老思想极其严重,本想盼望钱福香赶快生一个男孩继承香火,没想到马上就要成了“绝户头”。老人家放声大哭,痛不欲生。她连夜赶到侯田鲜的家里跪地求情,侯田鲜跪下来将老人扶起,百般安慰老人。

第二天,侯田鲜来到了手术室,亲自为钱福香做输卵管结扎手术。许多人都知道侯田鲜和钱福香是仇人,有的医生担心侯田鲜趁机报复,就围在一旁严密监督。侯田鲜十分严肃地对在场的人说:“公是公,私归私,工作是工作,感情归感情,两者不是一码事,要相信我的觉悟和水平。”只见侯田鲜做手术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符合规定,没有任何差错。侯田鲜技艺高超,在这个乡一共做了二百三十五例结扎手术,别人手术都很成功,唯有钱福香术后产生不适,有了后遗症,不能出门干活,经常躺在家里养病,后来还在外地亲戚家治疗休养了两三个月的日子,一年过后,才逐渐恢复身体健康。

两年过后的一天夜里,姚留根召集几个村里人一起到焦作煤矿拉煤,黎明时发现路旁有一个弃婴。姚留根劝说那几个村里人抱养,那几个村里人看到弃婴穿戴是女婴,谁也不想要。姚留根最后被迫无奈,就自己抱养回到了家中。这事惹得老婆钱福香和姚留根在大街上公开大吵大闹,发誓不管,直闹得全村群众人人皆知。这个弃婴一直被姚留根的妈妈精心照料,打扮得花枝招展,当成孙女抚养。六岁头上,据说被姚留根的妈妈弄到了一种“神药”喂养,竟然变女为男。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真乃咄咄怪事!

钱福香的女儿十三岁时因重病夭亡,钱福香痛哭了三天三夜,从此后才把那个“女变男”公开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钱福香的这个亲生儿子起名姚传宗,全家人都把他当成了心肝宝贝。他天资聪慧,读书很用功,6岁上小学,9岁上初中,12岁上高中,刻苦学习志气高,十年寒窗逞英豪。15岁参加高考,分科成绩:语文125分,英语149分,数学146分,理综299分,总分719分,取得了全市理科第一名,被名牌大学录取。老师和同学们都夸赞他是全市高考理科状元。理科状元进清华,鲲鹏展翅飞九霄,他硕博连读,毕业后到外企工作六年,与一个美籍华裔姑娘结婚。然后辞职下海,自己创办了一个“生产汽车内置智能辅助驾驶安全系统”的公司,这是一个新兴产业,经济效益很好,现在姚传宗的身家已经过亿元。姚传宗德才兼备品格高,感恩报恩记得牢,对奶奶和父母姚留根、钱福香关心备至,非常孝敬。奶奶去世后,姚传宗想把父母接到北京养老,父母留恋故土,仍然坚持留在千家村,钟情享受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姚留根六十八岁时与世长辞,钱福香住在千家村的老宅里,说什么也不愿离开。她经常到村中心的古槐树下久坐发呆,非常怀念那个“过家家”时无忧无虑的金色童年。

侯田鲜的丈夫后来升任市卫生局长,侯田鲜升任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侯田鲜一辈子没有生育,丈夫五十六岁时突发脑溢血,没来得及抢救,溘然长逝,单单撇下侯田鲜居住在城里的高楼上,孤苦伶仃,寂寞度日。

姚传宗捐献巨资,美化了千家村的村容村貌,硬化了村中的道路,在父亲姚留根和“前妻”钱福香、“后妻”侯田鲜当年“过家家”的古槐树的旁边,建起了一座保留父母老辈童趣的博物馆,里面收藏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很多儿童玩具,墙上挂满了当时跳绳、撞拐、跳皮筋、跳房子、踢毽子、丢手绢、找朋友、抬轿子、捉迷藏、捉小偷、骑马打仗、瞎子逮瘸子、老鹰捉小鸡等等七八十种儿童游戏的版画和说明,学龄前儿童“过家家”的游戏画面也挂有十几幅。许多老人参观后热泪盈眶,感慨万分,仿佛又回到了金色的童年。

姚传宗还精心建造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养老院,安排父亲姚留根的“前妻”钱福香和“后妻”侯田鲜以及当年的小伙伴们住到了一起养老休闲,聘请了管家、保姆、厨师、司机、保安和专职的医生护士对老人们进行精心护理。

姚传宗对钱福香和侯田鲜同等待遇,特别孝敬。他喊钱福香为钱(前)妈,喊侯田鲜为侯(后)妈,他问候妈妈和敬奉礼物的顺序是从“后”到“前”。很多老人都能看出,姚传宗对前妈是亲昵,对后妈是崇敬。他每次进入、离开这个敬老院,都要对钱福香、侯田鲜恭行跪拜大礼。

村里人虽然猜不透其中的奥秘,摸不清深处的底细,但在背后免不了也会有所议论。有的人推测,也许有这种可能:“后妻”侯田鲜对姚传宗感情深厚,从未改变。她纵然没有和姚留根结为夫妻,但对姚留根爱到了骨头里,为了姚留根家庭能够过得更好,侯田鲜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她给“前妻”钱福香做的输卵管结扎手术,表面上做得合乎规定,天衣无缝。实际上这里面大有猫腻,明着结扎,暗地放开;暂时剪断,以后重接;数不清的把戏都可以施展。结果就是侯田鲜当时在这个乡一共做了二百三十五例结扎手术,唯独钱福香还能生孩子。侯田鲜当时冒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要命风险,为姚留根留下了一条根。姚留根“抱养”的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姚留根和钱福香“抱养”孩子时的过分表演,姚传宗奶奶的“女孩变男孩”,只能瞒人一时,不能瞒人永久,总会露出蛛丝马迹。

也许姚传宗知道真实的谜底,但他出于对老一辈的尊重和保护,肯定会宁死也要绝对保守这个惊人的秘密。

癫痫的症状是什么呢
郑州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南京治疗癫痫病那家好

友情链接:

覆车之戒网 | 嘉兴攻略 | 深圳别墅网 | 玫琳凯形象代言人 | 磁盘无法访问 | 樱井莉亚迅雷 | 英雄连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