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假山新村 >> 正文

【江南】致青春(小说)_5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又是一个毕业季!原以为我可以很淡定的离去,但在转身的那刻,心酸的泪水还是在眼眶打转。同学们,再见了!待到重逢之日,我们应该都过着向往的美好的生活!

写下这些,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开往县城的汽车已走出好远,我依然探出头从拥挤的过道缝隙,深情地望着学校的方向。那幢灰白色的建筑物,在一点点拉长、缩小,最后,定格成了瞳孔里一抹淡青色的尘烟......

别了,老师;别了,同学;别了,我的花季......

小妹,哭啥啊?

身旁,一个中年男人注视着我,他的猥琐样和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烟酒味令我作呕。我厌恶地别过头,抹了把眼泪,往旁边挪了挪。

这时,手机响起,老妈咋呼呼的声音震得我耳朵都快聋了。艾子,你在哪儿?打了这么多电话都不接,你没事吧?回去收拾一下,过两天你财生叔带你去小姑那里打工。

打工,打工,一天只晓得打工!我突然来了火气,冲着手机怒吼起来。

跟你说了多少次,那学校读不得。被我一吼,老妈的声音顿时低了几个分贝。

我不管,我要读大学!

学费好贵......

那是你们的事!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

反正,不让我读,我就不认你们。我使出了杀手锏。

好好好,读。老妈赶紧应承。实在要读,钱我们想办法,但是,工还是要打的。你去锻炼一下,挣点零花钱,开学再回来......

我握着手机,一言不发,任她在那边叽叽呱呱。我想着她唾沫横飞的样子,心里一阵冷笑。打工?凭什么让我打工?我才十八岁,就想让我去吃苦受罪,亏你们想得出来!我偏不去,能把我怎么样?

小妹,你是高中生吧?考大学了?

哪有这样的父母?娃娃考上大学居然不让读,太不像话了......

就是,我侄子读初二,死活不去上学,把大人急死了。要是象小妹一样想读书,那多好!

车上响起一片议论声,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我和我的行李。我尴尬极了,低着头,泪水顺势扑簌簌滚落下来,衣襟湿了一大片。

看你刚才在学校门口上的车,你是那学校的?高考还没开始,你怎么离校了?座位上一位阿姨友善地问。

我,我参加了单考,提前毕业了。我抽泣着说。

哦?考到哪所大学了?

......

汽车一阵颠簸,转过一个弯道。我趁机别过头,眼睛看着窗外。

我通过单考,被录取了。我多想自豪地说。可是,那学校名我却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D市高等职业技术学校。

【二】

拎着笨重的行李,拐过几条街,爬了七层楼。气喘吁吁地站在小叔家锈迹斑斑的防盗门前时,我真想一屁股坐下去,但小婶那阴沉的苦瓜脸瞬间冰冻了我的娇气。

我吃力地把行李拖进里屋,揉揉被勒出一道道印痕的手腕,捶捶酸痛的腿脚,眼前一片迷蒙。要是奶奶在,她一定会心疼地为我揉肩捶背。可是奶奶已走两年多了。

一段时间以来,小婶一见到我就绷着脸,像谁欠了她的米还了糠似的。我无意中知道,小婶嫌我吃得多不干活,而且我爸妈两个月没寄生活费了。

其实,我又何曾想寄人篱下?但是没办法,家在大山上,村子荒着,房子空着,爸妈又在外地打工,怕我一个人在村里不安全,把我寄养在小叔家。

我想讨好她,却找不到言语。想帮忙干活,却不知从何着手。因为,从小爷爷奶奶就没让我干过活,我什么也不会。

小婶在厨房忙活了一阵,提着保温盒出了门。出门前冷冷地甩了句,我给妹妹送完饭去上晚班,锅里有饭,饿了自己吃。

妹妹跟我同岁,也读高三。但是她在城里一所重点高中,全家人都对她考大学报很大的希望。为了补充营养,小婶每天会抽空做好吃的送到学校去。

狭窄拥挤的屋里只剩下了我,我顿时感觉呼吸顺畅,精神抖擞。

这是小叔租的房子,离妹妹学校近。屋子很陈旧,有些阴暗,窄小的客厅里堆满了小婶捡回来的废报纸、饮料瓶等废品,显得很杂乱,只有旧沙发和饭桌旁空旷一点。

我仰靠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点亮QQ,里面已有长长一串跟评。

艾子,到家了吗?空了要回来啊,我们都很想你!

亲爱滴,祝贺你,终于成功突围,顺利考上大学了。

亲,不要难过!我们青春年少,今后的路还长着哩,只要坚持,一定会实现自己的理想!

艾子,你这个木头,今天520,我还没来得及向你表白,就这样跑了,让偶好桑心,55555.......

艾子,大胆向前冲吧!我在大学等着你。

......

我一字字地阅读,一条条地回复,感动的泪水再次模糊了视线。

那岂是一个个生硬的字符?那是一张张飞扬的脸一颗颗火热的心啊!

在这个冰冷的家,我是多余的,我的心是孤独的。唯有在学校,我才能找到寄托,才能释放我的活力与热情。要是能一直生活在校园里,不去管世事沧桑,不用为生计发愁,那该多好啊!

我点击开相册,看着那些亲切的笑脸、熟悉的画面,内心思绪翻涌。三年的同窗生活,从陌生到熟悉,从幼稚到成熟,一起尝遍了酸甜苦辣,共同经历了喜怒哀乐,点点滴滴已印在了心里,一哭一笑都在脑海中。

校园生活,就象那首最近在同学们之间传唱得很火的那首歌一样----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

落别的点点滴滴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

厕所里的不堪拥挤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

上课时听歌的你

你也是偶然翻笔记

才发现啥都没记

那时候你总很小心

班主任从后门偷袭

有时候你也会调皮

常常对我们淘气

谁帮了没背单词的你

谁叫醒死睡如猪的你

谁帮你倒的垃圾

......

【三】

突然,QQ动态里显示有一条新信息。我切换进说说拉开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

转身去哪里?不要留恋,接受现实出来打工吧。你已长大,要学会面对生活。只要肯上进,哪里都是学校,行行都能出状元。

哎,又是这个话题。

我摇摇头,嘴角牵起一丝苦笑。听奶奶说,小姑当年考取了重点高中,家里没钱就弃学出去打工了,在打工期间读过函授,如今在一家工厂做管理,算是小用所成。小姑,你怎么无情地想让同样的悲剧在侄女身上重演?这是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没有文凭,今后让我怎么立足社会?钱,一时的蝇头小利,能换来漫长人生路上的成功和喝彩吗?

对不起,恕我不能听从你的安排,我要读书。

要读,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不能读的学校,没有必要去虚度光阴,浪费爸妈金钱。

但是他们没钱,是自己无能。不是我的错,不能拿我的前途做牺牲品。

一提钱,我就生气,口气也变得生硬起来。

我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爸妈很小就丢下我在外打工,只在过年时回来。他们一回来,我会得到许多新衣服、玩具和零食,但我并不亲近他们。他们打了一辈子工,在城里房都买不起,让我在同学中低人一等。但凡遇上花钱的事,就愁苦不堪。

听奶奶说,那是因为爸妈年轻时不懂得过日子,挣一分用一毛,才没存下什么积蓄。而老妈总是喋喋不休地骂老爸没本事,不会挣钱,还爱抽烟喝酒赌钱,到如今才这般落魄。老爸是个寡言的人,只在酒醉后大骂老妈是贪图享乐的丧门星。

我对他们的争吵不感兴趣,他们谁输谁赢谁对谁错我都不关心。我只要他们给我钱用,给我衣穿,供我读书就行。他们虽然生了我,却没有养育我。在我饥饿、寒冷、生病、害怕、痛苦、高兴的时候,只有爷爷奶奶陪着我。可是,爷爷奶奶相继走了,再没人可以亲近,我好孤独无助。我觉得只有学校、老师、同学、以及那些未见过面的网友,才是我情感的依靠。

这不,蓝色星空看到我和小姑的对话,立刻发来条信息。艾子,那个人是谁?怎么阻止你读书?

哎,别提了。她们这些长辈,千方百计地阻止我读书,硬是要我去打工。

目光短浅!不怕,我来帮你说服她。

一会儿,说说里就打成了一片。蓝色星空严厉指责小姑是鼠目寸光,为了眼前利益,扼杀一个学子的求学热情,强调文凭是立足社会的根本,只有在校园才能受到良好的熏陶和系统的教育。小姑反驳说,职业技术学校非正规院校,文凭作假,只能误人青春,坚持边工作边读书。

蓝色星空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哥哥,在一所名牌大学读书。我仰慕他的才华,甚至,有心动的感觉。

我读的是一所不入流的中学,用大人们的话说就是混日子的学校。一度,我想得过且过混完高中算了。可是,认识哥哥后,我改变了想法。哥哥经常鼓励我要多学习,要做一个有知识的人。我不能辜负哥哥,我要考大学,要变得跟哥哥一样优秀。所以,在高中的最后一学期,我拾起信心,拼命的啃书本。我不敢奢望能考到哥哥的学校,但是,我要读大学,我要在文凭上跟哥哥拉近距离。

正在两人唇枪舌剑的时候,十七岁的雨季加入了进来。她是班上有名的小辣椒,也不管尊卑长幼,一上来就气势汹汹,一副要用文字把小姑拍死的样子。小姑哪受得了这般不恭,立马针锋相对,两人就学习与就业、金钱与学识、现实与理想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雨儿,别闹了。我求十七风的雨季,希望她能结束战争。

怕什么,艾子,你就是太软弱了,才会被人欺负。我今天就替你出头,教训教训他们这些瞧不起咱差等生的人。十七岁的雨季跟我一样,也被那所学校剥录取。我们约好,在大学里继续做好姐妹。

【四】

终于收工,大家急急地收拾工具回家。

其实这不是家,只是一个大山深处的空地上临时支起的帐篷。里面横七竖八地用木板搭了些床铺,还有工友们臭哄哄沾满泥沙的衣服鞋袜。

他一瘸一拐地跟在队伍的后面,顶着刺骨的寒风,每走一步都要咬着牙,似耗尽了全身力气。见到帐篷,他一个健步冲过去,整个身子重重倒在了床板上。阵阵寒意和疼痛侵袭着他,却懒得伸手盖被子。

哥,看你脚全肿了,要不明天请个假,休息几天吧!迷迷糊糊地,他听到老乡顺子关切的声音。

就是啊,脚裸扭伤走路都困难,还去抬两、三百斤的石头,自己身体吃不消还挨工头骂,何苦呢?跟他搭档的张娃子再一次提议。同跛子一组,今天他太吃亏了。

不,坚持,坚持......

他含糊地应着,打了个寒颤。一激灵,脑里清醒了些,忙翻身坐起来,急切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手机跟他的衣服和手一样,灰巴巴的。他用衣服的内襟拭去手机上厚厚的尘土,看到时间已是十一点钟。

妈的,这周披皮,早上七点钟开工,晚上十点多才收工。干十五六个小时的重体力活,只给吃煮熟后在面上撕点油星子的饭菜,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是一座巍峨的群山,陡峭险峰,除了半山腰新开出来的土坯路是平的,山上山下都是悬崖。好多次,累得扛不住,眼冒金星,看到那悬崖就象是张着口的怪兽,他恐怖极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千里迢迢出来打工,图的就是挣钱。

人说西藏工资高,他三月初就来了,却迟迟找不到活。挤在老乡阴暗狭小的出租屋,看着老乡的脸色,勒紧了裤腰带,还是欠下几千块钱生活费。西藏的物价太贵了!好不容易找到活儿,虽然才干了大半个月,身上就脱了一层皮,骨头象散了架,但有吃有住有工作,能不珍惜吗?

手机屏上有十多个未接电话,是老婆的号码。今天是女儿离校的日子,艾子怎么样了?有安全回家吗?是出来打工还是执意读书呢?

一想到艾子,他的心就乱了。

艾子是他的独生女儿,小学时成绩很优异。升初中时,以几分之差与重点中学失之交臂。他花高价把女儿送到城里一所传说中考取过北大、清华的民办中学,指望她能发奋图强。哪知,在这所学校里,艾子不思进取,成绩一落千丈,中考时,连市里三流的高中也没考上。

那几年,他刚经历过双亲相继病故的重创。为护理老人,他失去外出务工挣钱的机会;为给老人治病和操办后事,花光了他菲薄的积蓄。

孩子尚小,他不放心过早进入社会,但基础太差,复读升重点高中已无望。考虑到自己两口子在外打工,就给她在乡镇报读了一所高中。一来指望她能考上大学,二来避免城里诱惑太大,沾上不良风气。

【五】

怎么搞的?这么晚还打电话。老婆睡意朦胧的嘟哝声显得很疲惫,人家明天五点钟要起床做早饭呢。

额,我才下班。艾子怎么样了?他的声音很虚弱。

能怎么样?读书。

你没跟她说吗,那学校不行。我找人打听过了,是一所普通的职业技术学校,是啥成人自考那种。文凭不过硬,分可以买,毕业证可以卖,读两年后就以实习为名把学生送到工厂打工,挣的工资学校要扣除一小半。而且校风很差,很多女学生在外面坐台。。。。。

说了,听不进去,就是要读书。老婆打着哈欠。

那她去不去她姑那儿打工?人家已经联系好工作了。

什么是小儿癫痫症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点
广东治癫痫那家好

友情链接:

覆车之戒网 | 嘉兴攻略 | 深圳别墅网 | 玫琳凯形象代言人 | 磁盘无法访问 | 樱井莉亚迅雷 | 英雄连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