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海蜇的功效 >> 正文

应县耍孩儿桑干河流出的调

日期:2015-1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应县耍孩儿桑干河流出的调

应县有一个耍孩儿综合艺术团,是一个纯粹的民间机构,他们唱着地地道道的耍孩儿腔。他们的足迹踏遍了应县的山山水水乃至周边地区,让广大戏迷真正领略了耍孩儿的独特魅力,赢得了戏迷的赞赏。 9月14日,记者在应县东上寨村,正巧遇到应县耍孩儿综合艺术团在演出传统戏《刘家庄…

《刘家庄》一剧中,好吃懒做的老二夫妻沦为街头乞丐

《猪八戒背媳妇》剧照

应县有一个耍孩儿综合艺术团,是一个纯粹的民间机构,他们唱着地地道道的耍孩儿腔。他们的足,义务巡回演出达40多场。

但靠种地养家糊口的赵第卫有他独到的见地:“唱的是戏,做的是人”。

为方便群众观看演出,剧团自掏腰包购买了2000多个板凳和马扎。在送戏下乡的过程中,29次冒着倾盆大雨照演不误,70多次夜半归来,80多次带病下乡演出。在送戏下乡的同时,耍孩儿剧团还坚持“送”“建”结合,共培训指导农村文艺骨干350多人次,推荐文艺节目80多个,辅导帮建了20多支小型的耍孩儿小组。

因此,常有人讥讽他们不机迷,是傻子。别人办剧团是为了挣钱,他们倒好,成了贴面的厨子。

耍孩儿剧团的抠门和大方

人才,是复兴耍孩儿的源头活水。

剧团刚组建时,自费招生,学生来了,不收学费,还提供食宿。他们高薪聘请了5个知名艺人,一人一师,口对口传授,手把手教练,把有限的经费向德才兼备、一专多能的一线演员倾斜。

青年演员王婷告诉记者,她刚来剧团时,并没有演出经验,但剧团领导把她当做“好苗子”重点培养,为她吃偏饭,让她扛大梁,给她量身定做剧目。为了提高她的知名度,由剧团出资送她到山西电视台《走进大戏台》一展风采。王婷不负众望,获得了周冠军。

你有多大才艺,我就有多大舞台。对特别优秀的人才,应县耍孩儿综合艺术团不扎牢笼子,放手让人才到更广阔的天地施展。留,欢迎;走,欢送。

薄善德的话最实在:“只要是能让耍孩儿发展繁荣的,就是割我们的心头肉,我们也绝不含糊。这几年,我们培养的十几个人才走向了更大的舞台,我们感到很光荣。”这是他们的大方,但抠门也让记者领教了。

在《刘家庄》一剧中,饰演老二刘文义的是丑角何育业,他把一个好吃懒做的男人演得活灵活现,走下台时,已经汗流浃背。别人卸妆了,他却满脸油彩四处走动。记者问他为什么,他说:“晚上还是扮演丑角,洗了脸还得重画,浪费油彩,能节省的尽量要节省。”

夜幕降临了,东风剧场前是黑压压的人群。舞台上,伴着鼓点,薄善德的唱词沉郁顿挫,沧桑厚重:“十八年走遍了天涯海角,十八年经历了风雨波涛;十八年离乡背井,十八年尝够了酸甜苦辣……”喝彩声顿时四起,响彻夜空。

延伸阅读

“耍孩儿”的渊源

耍孩儿戏是由金、元时代盛行的《般涉调·耍孩儿》曲调受其他戏曲音乐和民歌的影响发展起来的。它源于雁北大同、怀仁和应县一带。早期,演员都是农民,农闲季节组织临时班社进行演出。据传清代嘉庆、道光年间(1796-1812年),这种班社曾遍布于桑干河两岸。咸丰五年(1855年),雁北严重荒旱,大批农民“出口”谋生,耍孩儿戏亦随之传到内蒙古等地。

新中国成立后,业余耍孩儿剧团蓬勃兴起,1953年,山西省首届民间音乐、舞蹈会演时,由名老艺人辛致极 (艺名“飞箩面”)赵真和田禾等演出《扇坟》和《送妹》,引起文艺界重视。1954年,怀仁县组织起一个耍孩儿戏剧团,之后又成立了应县耍孩儿剧团。由于应县耍孩儿剧团成立时间长,不断整理改革,长年流动演出,在群众中影响很大。所以,之后把雁北的耍孩儿戏称为应县耍孩儿戏。

“耍孩儿”曲调古朴、婉约、豪放、细腻,充满乡土气息,在笛、笙、管、弦的配合下,更加优美动听、悦耳感人。其用前后嗓发音,悲声凄凉切切、喜声活泼抒情,在戏剧表演系统中独树一帜,被称为当今戏曲史上的“活化石”。应县有“为看耍孩儿,忘了奶孩儿”的说法,足见其艺术根基的深厚和观众的喜爱程度。2006年,雁北耍孩儿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本报记者 王晋飞

友情链接:

覆车之戒网 | 嘉兴攻略 | 深圳别墅网 | 玫琳凯形象代言人 | 磁盘无法访问 | 樱井莉亚迅雷 | 英雄连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