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磁盘无法访问 >> 正文

【流年】出位(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窗外不时传来零星的爆竹声,明天就是元宵了。

这是今年第一次和江海在一起。身上湿漉漉的,都是他的汗。

电话响了,僵了一下,他伸手去接。

早就关照过他,我们做爱时一定要拔掉电话线,这次又没拔。我愠怒地把他从身上推了下去。

可是这个电话和我有关——

找你的。你家老梁又闯祸了,在派出所。保姆来的。

该死!

我心急火燎穿好衣服,开车直奔派出所。

你是怎么搞的,这个男人早就该送精神病院查查,放在社会上害人!一方公害!是是是,我会看好他。看紧点,别有下次了!我狼狈窜逃,背后传来小警察的喊声。

老梁迷瞪着我,我沉着脸翻了他一眼,一蹬油门,车子冲了出去。

老梁和江海都是我学兄,高两届。论长相江海最好,论学习老梁最好。他们两个都追过我,后来我跟了老梁,再后来我做了江海的情人。

我一脚踹开房门,把老梁推了进去。他不解地看着我,一脸无辜。好吧,你告诉我,你今天干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干,一个女的走路特别好看,那个臀部圆润高翘,我看着看着,憋不住摸了一把。结果她揪住我大叫。后来,后来……

丢人!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真是拿他没办法,这种事隔三差五发生,总不能一天到晚亲自看着他吧?!

老梁原先不是这样的,这当然是废话,不然我还嫁他?

老梁毕业后进了我们这里唯一的省级医院当外科大夫。我跟着到了妇产科。我们经常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每天十几个小时粘在一起,医院里发什么东西,领多少奖金都彼此知道。生活就像玻璃般纯明清澈。大家总开我们玩笑,说我们是模范夫妻。

是啊,模范夫妻。可我们不是模范父母,确切地说,我们还不是父母——事实上我们夫妻生活双方很满意,可我们没有孩子。

这得怪他母亲!

我们家的房间没有锁,一家人,锁什么呀!可是自打他妈妈从乡下来了,这就有麻烦了。我那婆婆毛病真是不少,她居然用我的漱口杯洗假牙!自己的,儿子的都不用,用我的!哪怕你问我要个专用的器皿也好啊。还有,她在马桶里洗拖把,我是个妇科医生哎,我的妈!我都在老梁面前说过多少回了,他总说,生活习惯不是容易改的。我说,那我的习惯呢?我改?他不吱声。每次这样不了了之。

最可恶的是,他妈有偷窥病。有时我故意猛地拉开门,发现她就站在门口,然后假痴假呆地走开。白天也就算了,有次半夜,我正在和老梁亲热,猛然发现门缝里一只眼睛,我惊叫起来。老梁被我吓一大跳,从此不举!

那晚我和老梁第一次吵架。

我压低喉咙但是咬牙切齿,我想他一定听出了我愤怒的磨牙声。我说,你娘是精神病,我不能和她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保不准哪天给我下毒。他说,你也太毒了吧,怎么咒我妈精神病呢?她只是关心我,别受委屈。啊?委屈?我怎么虐待你了?你在老太婆面前说我什么了,弄得她疑神疑鬼的?你怎么骂我妈老太婆呢?难道她不老吗?你不尊重我妈就是不尊重我!哼!就这样的妈?我歪着脖子轻蔑地哼了声。他脸涨成猪肝色,憋了半天,说,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从那天起,他就一直没法做那事了。开始,我不甘心,每次我都竭尽全力帮他,可那东西就是不争气,仿佛灵魂翘辫子了,只剩下个空壳。

事实上我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每天临睡或早上醒来时总是特别渴望。可他只是死睡。像根木头。你说我心里憋屈吧?——我这么对江海说。

江海搂着我说,有我不就有老公了吗,他干不了,我加倍补偿你。你少来嬉皮笑脸,我还是爱老梁的。江海吃吃笑起来,你爱?爱他妈鬼!

是的。我不爱了。自从他得了ED我就无法爱他了。这是我找你的原因——我坦白……

我找江海前想了很多,老梁的病是心因性的,那晚受了惊吓。也许会调整过来……可是已经三年了,没有改观。

没了“性福”我还是个完整的女人吗?我不得不考虑自己了。长期这样会内分泌失调,性情大变的——事实上我己经变了,从前那个温婉矜持的女人不见了……当然,我在医院的口碑甚好。我喜欢孩子,对每一个病儿都笑意盈盈,很有耐心。

现在的女人主张性权利毫不含糊,这个原因的离婚案据说占三分之一。我也想过。你说一对夫妻没有性生活那能叫夫妻吗?可是有人说,结婚是失误,离婚是错误,再婚是执迷不悟……想来也是有道理的。婚姻是女人的伞,好歹凑合吧,想别的办法——

……想着想着,脑子里忽然跳出江海。

老同学不知近况怎样,现在还在不在意我,会不会发生故事?嘿嘿,试试。我在被窝里驰骋着欲望,伸手曳了曳从老梁身上滑下的被子。

不能直接找江海的,得先联系陆小洁。陆小洁是我的舍友,江海追不到我,她便成了他的猎物。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不是我阴险,这得讲究策略。我无耻吗?没什么无不无耻的,都是成年人,可以选择。他可以,我也可以。现在我就选择他了,这是我的决定。我对自己说。

我对老梁扯了个谎,一个善意的谎言,再怎么说,他是个男人,自然不希望自己的老婆红杏出墙。我说我娘小时候给我认了个干亲,病重想我了……老梁说,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都好多年没联系了,也许这次就了了这门亲呐。要不要陪你去?老梁说。不用。你不是要去香港学习了吗?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不如我们各走各的。

那时的老梁是副主任大夫,经常出去学习观摩。医院等级森严,主任可以到美国等第一世界,副主任只好第三世界,偶尔去个欧洲小国。

外科比内科活络得多,老梁常东走西奔捞外快,忙的滴溜溜转……我们家换了两次房,160多平米的住房加上小车,资产不下百万了。同事们总说我们是很般配的一对,物质优裕,幸福生活——可他们知道个屁!我家的经很难念。

小洁来接的我。这妮子几年不见变得妖娆了。她在学校就是出了名的美人。那时的她清纯透明,像一泓秋水。后来我问江海,当年为什么先追我,我不如她漂亮。他说,我喜欢你的不羁,她小女孩一个,没味。我嬉笑着打他:你要什么味!

现在的小洁多了风尘气,多了成熟女人的韵味。我有时犯傻,这风尘和成熟是不是一个意思呢?

她亲昵地挽着我,娇嗔道:“怎么忽然想我了?你这没良心的。还以为你把我们忘了呢!”

“少来。你们也没联络我……平了,平了!”

我们三个喝了很多酒。小洁先倒下。江海往我这边挪了个位置,拉拉我栗色的长卷发,眯缝着眼,大着舌头说:“美……美人,你过得好吗?我,我可想死你了……”我看了眼扒在桌上的小洁。笑笑,没吱声。

“服务员,埋单!”

我付了帐,叫了出租送他们回家。自己开了房。

小洁迷上了跳舞,把接待我的任务推给了江海。嘿嘿,正中下怀——这是我再次见到江海时冒出来的欣喜。不知道是不是江海刻意的,反正感觉他比昨天齐整。一个字:帅!胡子刮干净了,穿了名牌,撒了香水,粗旷的身材,方正黝黑的脸,看起来有点小资又充满野性。很自信,很浓的成熟男人味,这,正是我喜欢的。

我的心狂跳起来,脸在发烧,房间里那张大床像是张大口吐着诱惑,空气里弥散着温软的暧昧……他四十出头,我三十近尾。正当性爱的黄金年龄。

两情相悦是知识分子的情爱境界。我们从对方眼睛里读到了愉悦,现在就看谁走第一步了。他不敢还是女士优先?……总之,他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不动窝。

江海打破沉默说,还记得狗狗这小子吗?那么大人了,还是一个人飘来晃去。给他介绍好几个了,他装痴不颠,胡子拉碴趿拉了鞋去见人……谁愿意要一个邋遢男人啊?你说,这不存心嘛!都说过多少次了,他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后来我说我再不管你了,不过你得告诉我为什么。他蹦出两字:自在!你说,他正常吗?

不正常!我肯定地说。一个正常男人怎么能不爱女人呢?!

我们的话题转到小洁身上。

我言不由衷地说,我老远来,这丫头也不陪陪我,扔下我自己疯玩。

她呀,江海摇摇头,欲言又止。

她去哪里跳舞呢?我问。

舞厅啊。江海笑。

我暗骂自己笨,尽说废话。

那么,你不介意?我介意又怎么样?她都上瘾了。现在我也不管她。不管?我可听说在舞厅混的人婚姻出问题很多啊。那有什么办法?!是我的总是我的,不是我的总不是我的。你倒潇洒。我笑起来,他也跟着笑。就势把我拉进了怀里。我挣扎了几下,就乖乖不动了。过后江海问我,你那抗拒是真是假?

说心里话,偷别人的老公总是不安,何况我和小洁还是朋友呢。我心里骂自己成百上千次小人,虚伪,无耻,可是骂过就过了,每当身体有渴望时还是想江海。我知道,这个情况早晚持续不下去,或许我和江海谁先厌倦,或许被老梁、小洁发现,到时怎么收拾?

人们常说真爱无罪,那么性爱就有罪吗?对江海说这话时,我似乎底气不足,因为,因为,我们都有家庭……

尽管在江海面前装得潇洒,可我内心充斥着不安、焦虑,不安着性道德出位,焦虑着老梁的异常。他见了女人就动手动脚的毛病害得我无法在同事面前抬头做人——这是多大的丑闻啊!

医院的女护士,女病人见了他怕得要死,能逃的,逃得远远的,在床上起不来的,只好由他乱来……搞得病人都要求转院。

实在太不像话了,医院要除名。舅舅跑去打招呼,最后留在行政科。可是,他丝毫不知收敛,有一天溜到病房,对一个料理病人的中年妇女动手动脚,她连喊救命,惹得很多人出来看热闹……我被叫去领走老梁,那位妇女的亲属便要向我讨说法:光天化日,这事你看怎么办?你丈夫也太不要脸了!

为了给大家一个交代,院方坚决辞退了他。——唉,原本每年进帐近10万哪!

老梁回家没几天就骚扰了一位女邻居,那家人只好搬走。房东气急败坏地找到我说:“让你丈夫闹的,我家的房子再也租不出去了,没人敢住了!把你的男人看住了,别大白天四处闻女人味!”

我追着他问为什么,他说他控制不住。他妈的什么理由?!是个人总有控制能力吧?!

真是搞不懂。原来吧,没有性事,现在倒好,我竟怕了他,每夜不把我折腾个半死不算完——哪里是做爱啊,简直是施虐狂!我只好搬了出去,把他交给男保姆,用管小孩的笨办法,把他锁在屋里,没成想他还是跑出来惹祸!

江海和我说过几次,这样的男人你还要?我当时就把他噎了回去,离了跟你啊?我是不离的。干吗呀,男人一个样,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你江海也是这么个东西!咦,那你还跟我那个?跟你那个是需要,懂吗,需要!你个破女人!你个破男人!哈哈!江海狂笑着又一次要我。说也奇怪,我和江海很默契,和老梁却只有恐惧——他太不正常了!

我也想过让老梁再找份工作,可是,他又能干什么呢?凭什么人家要用精神病?——对啊,会不会老梁真的病了呢?我想起那个小警察的话。

也许别人明白就我糊涂着,大家都是学医的,不好意思捅破这窗户纸罢了。

这事得找神经专科医生。……

大夫问:他是不是受过外伤?

嗯,倒是有过。我记起来了。

那是2000年的深秋,一场小雨带来了彻骨的寒流。一座崭新的办公大楼正在一群工人的忙碌中悄悄地向着空中延展。

下午5点多,老梁下班回家路过工地,走在布满砖头和水泥块的人行道上,他听见头顶上方传来建筑工的一声惊叫。老梁本能地怔了一下,就在这时,楼上一块铁制跳板如陨石般落下,先砸到一楼的预制板上,然后反弹回来,直冲着老梁的头部飞来……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老梁直挺挺地倒下了——二十分钟后,工人们将已经苏醒的老梁送进附近医院。

经过简单止血包扎处理后,医生觉得没什么大碍,就让老梁走了。

走在大街上,老梁开始觉得不对劲,头晕目眩,大脑里一片空白,连回家的路也想不起来了……刚好,我们医院的同事路过,将头缠绷带、记忆模糊的老梁领回了家。

老梁居然冲着我问:你是谁?当时我还以为他和我开玩笑呢。这天晚上,他又哭又闹折腾了一夜,可第二天却像没事人似的,和我讲起工地的事。

此后,丈夫一改往日的文质彬彬,变得色眉色眼。一次,在和亲戚吃饭时竟然当着大家面要马上和我同房!——大夫,会不会真的是因为脑外伤造成了精神上的问题吧?嗯,很可能。建议你带他到精神病院看看。

第二天,我带老梁去精神病院,医生诊断结果是“颅脑外伤所致精神障碍”,他解释说:大凡脑外伤都易引起不同程度的精神障碍,有的表现为失忆,有点表现为智力低下。而你丈夫脑外伤引起的精神障碍,主要表现为性机能亢进。这在临床上非常罕见,急需系统地治疗……

为了确保疗效,老梁所住的病房是全封闭的,医生护士都是男的。我也只能一周探望一次。

我找到包工头,要他们负责治疗费。那人一脸横肉,翻着白眼说:如果工地上掉下的跳板将你丈夫的胳臂或者大腿砸坏了,那我肯定负责。对女人动手动脚,难道这个也是砸出来的毛病?说出去谁会相信!

小儿癫痫应注意什么
郑州专业治癫痫医院
羊角风的特色疗法

友情链接:

覆车之戒网 | 嘉兴攻略 | 深圳别墅网 | 玫琳凯形象代言人 | 磁盘无法访问 | 樱井莉亚迅雷 | 英雄连配置